13.第 13 章(1/2)

小芝麻虽然年纪小,可自从她在老家抽到彩电得到很多长辈的夸赞后,她隐约知道,抽奖抽到礼物是很了不起的事,是以这段时间只要锦西带她出门,她就嚷嚷着要抽奖,俨然是抽上瘾的节奏。

锦西怀抱锦鲤,说一点不想走捷径那是不可能的,但她也不想事事都用上小芝麻的金手指,生怕小芝麻的本事太引人注意,反而引来祸患,否则她完全可以带小芝麻去买彩票,中国买完国外买,全世界都买一圈,如此她完全可以累积巨额财富,挥金如土,一辈子靠闺女养活。

但她不愿意如此,一来怕太引人注意,二来也不希望给小芝麻带来一种自己是锦鲤就可以不努力工作的暗示,家庭教育比学校教育更重要,如果锦西好吃懒做,不求上进,又怎么能把团子和小芝麻领上正道?言传才能身教,锦西虽然没养过孩子,却在养儿育女上有自己的想法。

是以这段时间,锦西并没有带她去外面抽奖买彩票。

这日,锦西出门给方锦南买身换洗衣服,他经常躺在床上,身上那衣服不吸汗,穿久了总痒痒,方锦南一个大老爷们不好意思说,锦西这个当妹妹的却不得不留意。

锦西牵着俩孩子刚出小区不久,不见祁静开车过来,她叫道:“去哪?我送你。”

锦西也没跟她客套,上车后,小芝麻捧着祁静的脸,亲昵地嘟囔:

“祁静阿姨,你好漂漂。”

小团子也捧着祁静的脸,凝视她说:“漂亮!”

祁静被逗乐了,摸着脸说:“锦西,你这闺女儿子可了不得,嘴都太甜了,还有你这儿子,刚才捧我脸的时候,我这心跳都加快了,那表情一点都不像孩子!你等着吧!等他将来长大了,想做你儿媳妇的人肯定特别多!”

锦西笑笑,小团子眼眸漆黑狭长,燕窝也比国内的孩子深一些,这就使得他的五官气质很像外国孩子,不说话眯着眼看人时,表情很像大人,用后世的话来说,就是真的很撩。

“你们去哪?”

锦西报了商场的名字,祁静沉吟道:“这家商城卖内衣的不是很多,我带你去另一家,价格适中品牌又多,还经常打折。”

锦西感谢她的体贴,祁静推荐的地方果然没错,等锦西选好衣物时,出门就见祁静抱着芝麻团往人群里挤,人群中间有个舞台,上面站着几个主持人手里拿着类似于金蛋的东西,砸金蛋这种套路在后世很流行,说起来就跟抽奖差不多,眼下的金蛋没有后世的精致,只是一个金色的圆形物品,砸完金蛋会有很多彩片飘下来,看起来彩头很好。

又来了……

锦西连忙跟着过去,拉着祁静喊道:“我们快走吧!”

“不是我要进来的,是你闺女要抽奖!说要抽特等奖!”

“特等奖是什么?”

“你自己看!”

锦西顺着她指的方向抬头看去,却见舞台中间挂着一个横幅,上面写着“特等奖珠宝店1折券!”

一折券?这什么东西?就是说珠宝店所有的产品都打一折?

锦西最近正为钱发愁,就算芝麻抽中了,她也不可能买这么贵的东西,倒不如留给有缘人。

想着,锦西把祁静往后拉:

“祁静,咱们走吧!别抽了!”

“干嘛不抽?你看到没?特等奖是珠宝店的一折券,而且是本市最有名的珠宝店,一万块的东西你一千就能买下,这可不是小数目,要是买得起十万块的东西,那就省了九万了!”

“还是走吧!”

“你是不是怕抽不到?没事,抽不到还有安慰奖可以抽一袋洗衣粉,别怕!再不济咱也有洗衣粉呢!”

锦西笑着摇头,她哪是怕抽不到?就是怕她闺女抽什么都抽到大奖,实在是太招摇了!

祁静搬了个金蛋出来,嚷嚷道:“这个重!里面肯定有奖!”

说完就要把金蛋搬给主持人。

当下,有个金蛋被扔到地上,小芝麻赶紧从祁静怀里挣脱出去,小短腿蹬蹬蹬跑过去,抱起那金蛋交给主持人。

祁静一滞,忙道:“小芝麻,你那没奖!刚才他们都晃过了,要重的才有奖!这个蛋重,咱就挑这个!”

小芝麻摇摇头,嘟嘴道:“NO!NO!NO!小芝麻挑的有奖金哦!”

主持人被她们逗笑了:“特等奖肯定不是那么容易抽的!我们今天开了一千多个金蛋,都没抽到特等奖,不过也没事,安慰奖有一袋洗衣粉!洗衣粉也不错的!你就让小孩子玩玩吧!”

祁静闻言,叹气道:“我这个金蛋肯定有奖!小芝麻你那个金蛋不行!”

“小妹妹,咱们一起砸吧!”主持人拉着小芝麻的手一起敲了锤子,那金蛋落下,掉落的红纸上印着几个字。

“是不是安慰奖?”祁静凑过去,脸色变得极为复杂,随即不敢相信地说:“锦西,小芝麻中奖了!特等奖!珠宝店一折券!”

锦西并不惊讶,笑着抱起芝麻团,道:“知道了,抽到也没用,我又买不起。”

“怎么买不起?买不起也可以去看看!咱好不容易抽到的!”

下面的人都不敢相信,围过来看大奖。

“这虽然不是现金,但也可以省很多钱啊!”

“最多可以省一两万呢。”

“这可是好东西啊!你们运气真好!”

“不如一百块钱卖给我?正好我要买珠宝!”

祁静推开人群把锦西拉入珠宝店,其他人都跟在她们身后,全程为他们服务,商场员工还拿了相机来拍照。

祁静摇头道:“芝麻这手气也太好了!随便一抽就是特等奖!那么多大人都抽不过她。”

锦西心道这都是小场面,以后来大的能吓死人。

小芝麻习以为常,在珠宝店看来看去,祁静对这家珠宝店很熟,一直推荐锦西买这个买那个,说都是经典款,锦西实话实说:“我没钱买,咱还是回去吧!”

听完这话,所有珠宝店的员工都松了口气。

随即经理笑道:“不用的话也没关系,您要是不用,我们找人开车送您回去,也是可以的!”

锦西淡笑,没回应。

祁静却不应:“好不容易抽到的干嘛不用?买!别怕!没钱我借给你!”

一听这话,所有工作人员的脸色都难看极了。

虽说他们店铺答应了商场要搞活动,可那是跟商场说好了,找托把大奖领取,如此商场搞了噱头他们也能做宣传,谁知道这奖竟然被人抽去了,且对方还要来买东西。

这可是一折券啊!这不是开玩笑嘛?

谁家傻到会给真的一折券?

哪怕珠宝店的钻石和翡翠玉石利润再大,也不可能一折就进到货,再说黄金饰品的利润很小,一折要亏死的!买的金额越大亏得越多。

经理连连擦汗,半晌一个负责人出来说:

“小姐,您看这样行吗?您这券不用的话,我们以三百元的价格回收了,您看行吗?”

“三百?”

“对啊!我们直接给您钱,您什么都不用做,直接把券给我。”

锦西不买东西,觉得也还行,她不贪心,带闺女出门买个衣服花了二十多块钱,抽奖抽到了一折券,人家要倒给她三百,一分钱不花就有钱拿,她很满足。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