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第 33 章(1/2)

五色鹿的招聘一直在进行, 只是锦西一直没招到适合的助理,她招助理的要求其实很简单, 对方必须要少说话多做事, 却得眼头活, 还得拎得起各种公司事务, 当然,她无法否认自己最重要的一个要求,那就是助理必须得合眼缘。

正值周六招聘会, 井佳惠特地为锦西做了个助理招聘,按照锦西的要求, 只招聘女性, 合适就行, 井佳惠有十年的招聘经验, 也在外企干过,大抵知道锦西需要什么类型,当天面试了十几个员工。

这天, 锦西从家里跑步来公司,打算到公司再换衣服。

大堂挤满了招聘者, 多数是冲着五色鹿来的, 不敢说放眼世界, 但放眼全国,五色鹿的待遇是同类公司里最好的, 再也没有哪家公司像她一样把人才放在第一位, 所有应聘者都在认真准备, 锦西不禁想到前世的自己,第一次面试时也努力将自己打扮得漂亮点,认真准备,可说实在的,哪怕打扮得再好也未必能被选上,有的人甚至不知道,面试虽然还在进行,可这家公司很可能已经招到人了,落选来得莫名其妙,除了要找自己的原因外,也应该看得淡一点。

锦西进了电梯,俩个女生冲进来,俩人似乎是同学,一个穿着黑色西装,蕾丝内搭,擦着大红口红,头发卷曲,身上的香水味十分成熟,一双高跟鞋咯噔作响,倒是个干练又漂亮的。另一个女人则明显稚嫩多了,不高不瘦不够漂亮,也穿着黑色的西装,站在那女生面前倒像个小跟班。

“你啊,不是我说你,你这个月的钱是不是又寄回家给你哥还债了?”高个女生问。

矮个女生嘟囔道:“我有什么办法?我妈打电话找我要,我……”

“那你自己不生活了?马上要给房租了,这次要是找不到工作,我看你怎么办!”

矮个女生叹气道:

“能怎么办?我又不像你这么漂亮,也没你会说话,找不到工作也是正常的。”

“别胡说八道,你在咱们班成绩是最好的,再说了,人家找员工又不是找迎宾小姐,看什么外貌?要我说你应该对自己自信点,抬头挺胸,不要畏畏缩缩的!大方点!”

经她提醒,矮个女生果然昂首挺胸,别说,自信带来的变化是巨大的,虽然只是挺直了身板这么简单,可眼前的她显得比刚才更有气质,不像之前那么畏畏缩缩的。

正是上班高峰期,电梯里来来往往,电梯停了很久都没到,很快,电梯里又剩下他们三人,高个女生忽而问:“对了,你说我这次应聘老板助理,能不能应聘上?”

“应该能吧!”矮个女生推推眼镜,“你这么漂亮,大家都会喜欢你。”

“我说你这人,瞎说什么大实话!”高个女生笑笑,推了她一下,“我们都要好好表现。”

话说完,她忽然意识到锦西和她们同一楼层下,不禁问锦西:

“姑娘,你也是五色鹿的员工?”

锦西点头。

“你们公司老板长什么样?多大年纪?”

锦西沉吟:“二十多岁。”

“什么?才二十多岁?那么年轻?”高个女生惊讶片刻,又沉吟道:“年轻又有钱,这男人太了不起了!”

“男人?”锦西挑眉。

“是啊,我看招聘广告说要招女助理,可想而知,现在的老板啊都那副样子,想招个年轻漂亮的,带出去有门面,我之前当过总裁助理,我们那个总裁就是一副色眯眯的样子,后来我实在觉得恶心,就辞职出来了。”

矮个女生想到这,心惊道:“还好你是不肯吃亏的性格,不然肯定要被占便宜的。”

“就是!不过年轻英俊的我可以考虑一下。”说完自顾自说:“年轻帅气多金的,简直就是台湾小说里的总裁形象,要是我们看对了眼,我就可以做阔太太啦!”

矮个女生瞥了锦西一把,偷偷扯了她的衣角,高个女生咳了咳,道:

“我就随便说说,做个梦不行吗?对了,美女,你们总裁帅吗?”

这问题让锦西很为难,帅吗?让她怎么回答?“你对帅的定义是什么?”

“就你们老板的外表如何?丑吗?”

锦西摇头,又一次按了电梯按钮。

“那他品行如何?会不会潜规则女员工?”

锦西如实摇头,心里忍不住失笑,潜规则?她性取向是正常的,至于潜规则小鲜肉,她还没有那癖好。

“那听你这么说他的品行还不错,你们老板结婚了没?”

“没,不过有孩子。”

“哇!”矮个女生开玩笑说:“渝薇啊,你要是嫁给老板岂不是要当后妈拉?”

单渝薇原本就在开玩笑,被同学这样一说,反而有些不好意思,她瞥了锦西一眼,咳道:“别胡说,要是被人知道我们背后议论老板,他们肯定不会用我们的。”

张加宜似乎也想到这一点,俩人很快闭了嘴,锦西走在前面,二人跟在她后面进了公司,让单渝薇惊讶的是,她们一进门,前台的员工便站起来打招呼,进了公司,其他员工都会主动过来打招呼,还冲她们微笑,而锦西十分寻常地冲大家点头,偶尔有几声回应。

单渝薇惊讶地对张加宜说:“加宜,这个公司的气氛很好啊,员工们都好有爱,不过这也太客气了吧!所有人都对我们打招呼哎,你说咱们是不是应该对他们鞠躬?毕竟我们是后辈。”

张加宜也被这阵势吓到了,她弱弱地问锦西:“五色鹿的气氛一直这么好吗?”

锦西点头:“还可以,公司初建,许多事情都还不够规范。”

“不够规范都这么好吗?那要是规范了还了得?”张加宜心直口快道。

锦西笑笑,当下井佳惠过来,锦西道:“这俩人是来应聘助理的。”

井佳惠很热情地把人迎进去。“应聘老板助理的是吧?跟我来吧!”

单渝薇和张加宜闻言,笑着对锦西说谢谢,二人一一进去,单渝薇面试完,对自己的表现还算满意,她虽然年纪不大,可她中专毕业后就出来打拼,在多家公司工作过,还有外企助理经验,之前她还跑过毛线工厂,对毛线的印染工艺有基本了解,更重要的是她对申城很熟,做什么事去哪里,哪里能订到好吃的食物,哪里适合带幼儿去玩,她统统知道。

单渝薇一开始听到这样的问题明显惊讶,很快她想起电梯里那女生的话,老板是有孩子的,助理嘛虽然说是给老板处理工作的,但一个好的助理帮老板处理家事也不是不行,而她经常帮姐姐带孩子,知道申城孩子业余时间都去哪,也知道哪里能给孩子买到好看的书,更知道儿童游乐园的基本知识,总之是无所不能的。

井佳惠似乎对她也很满意,问她什么时候能入职,还问她对于薪酬有没有想法。

单渝薇说实在的,不敢对薪酬有别的想法,五色鹿给的薪酬很实在,几乎是业界最高,这样高的薪酬她要是还不满意,那未免太贪心了。

“如果没的话,那请你回去等电话通知,对了,家里有电话吗?”

单渝薇摇头。

井佳惠迟疑道:“那你稍等片刻,我问问老总的意思。”

单渝薇跟着她出门,疑惑道:“不需要老总亲自面试吗?”

井佳惠这才惊讶地看她:“你不是跟老总一起进来的吗?”

“…………”单渝薇沉默许久,差点惊得跳起来,与其说惊讶于她跟老总有过那么亲密的接触,倒不如说惊讶于老总竟然是个女人!还那么年轻!她到底怎么在年纪轻轻的时候就打下这么庞大的家业?还把五色鹿做成知名品牌?

糟了……

她后知后觉地意识到,刚才在电梯里,她还开玩笑说要给老总孩子当后妈呢。

“怎么?你不知道?”井佳惠奇怪地看她:“没看过五色鹿的发家史?我们老总方锦西的名字,报纸上有提过。”

“是提过,但我以为这是个男人。”

“……”

很快,忐忑的单渝薇便被请进了老总办公司,锦西放下钢笔,笑道:“请坐。”

单渝薇忐忑地看她,拘谨地坐在了对面的沙发上,不敢正视锦西的眼睛,背后议论别人本就不好,谁知恰巧被老总听到了,单渝薇不禁叹气,她向来不爱议论别人的,只这次跟室友张加宜多说了几句,谁知这么背,这次面试看来凶多吉少了。

锦西翻了她的建议,笑问:“单渝薇?”

“嗯!”单渝薇两颊通红,奇怪了,为什么她觉得锦西虽然不是男人,可说话做事很有气势,尤其是坐在这办公桌前,特别有霸道总裁的既视感,如今她还换了套衣服,已然不是刚才的运动装,穿着白色紧身西装的她年轻明媚,闪耀的让人睁不开眼。

“名字很好听。”

单渝薇脸更红了。

锦西瞥了她一眼,大抵能猜出她在想什么,议论的话被当事人听到总是不太好,但试想人在背后不可能完全不议论别人,无关痛痒的话她可以计较不算,只以后不要这样就成。

“你觉得我外表如何?帅吗?”

“帅……不不不!我不是那意思!”单渝薇今天算是踢到门板上了,万没想到老板竟然会拿刚才她的问题来问自己。

锦西失笑道:“行了,阔太太你怕是做不成了,但当我助理倒是可行,没有别的问题的话,明天就入职吧!”

“啊?”

“还有问题?”

“没!就是……我以为你不会用我呢。”单渝薇实话实说。

锦西双手交叠,很认真地看她:“是这样,我虽然不是男人,但也愿意我的助理赏心悦目,如果长得漂亮又有能力,那就再好不过了!”

单渝薇很感激地看她,不禁嘟囔:“我长得还没你好看呢。”

说完,瞥见锦西又是摇头一笑,她不禁脸又一红,完蛋了!总觉得眼前这个女老板比男老板还有魅力,单渝薇一脸呆愣地走了。

“渝薇,我入选了,你呢?”张加宜很激动,她一直想做文案策划的工作,谁知井佳惠竟然真的录取了她。

“我也入选了。”

“天哪!今天是我们的幸运日不是吗?渝薇,你见到老总了吗?他长得帅吗?”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