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第 45 章(1/2)

激烈之余, 锦西冷静道:“套!”

秦宴难得听话,从抽屉里摸出一盒没开封的, 锦西瞥了眼那牌子, 一看就是国产品牌, 包装极其朴素, 乍看像个大号的精装火柴盒,只盒子上印有有一对年轻男女,男人穿着泳裤, 女人穿着泳装,难不成这年头这个就算性暗示了?

“霸道总裁都用这种套?”

“再说话小心我用完洗洗, 翻过来再用一次。”

“…………”

秦宴眼里无太大波澜, 心里却一直忍笑, 临时起意他去随便买了一盒, 难道锦西真以为买避孕套是容易的事?他找了整个申城好不容易找到购买地方,想到93年,京州开了全国第一家计生用品店, 可是很久没人敢去,国内这种计生用品就这水平, 这就跟女人用卫生巾一样, 这东西进入公众也不过十年时间, 同样的,套套在国内的也不够普及, 虽然秦宴在国外曾见到奢华的, 但因为这个原因被嗤笑, 也真是服了她了。

“以前的避孕套用之前都要洗或者吹气球。”

“…………”锦西一副你逗我的表情。

“没骗你,盒子上写着,用前吹气球。”

“…………”

秦宴在想到底造了什么孽才要在这种关头讨论这事。

“不骗你,以前的都是橡胶制成的,容易黏在一起,而且因为工艺达不到,这个东西也确实需要在用之前检测一下是不是漏气,我记得还有人灌水进去检测的,用后洗一洗这事也是真的,以前人俭省。”

他说的一本正经,锦西的三观都被刷新了,随即她皱眉:“你怎么知道?”

“你自己猜。”

锦西的视线淡淡地落在盒子上,那里标着套套的尺寸XX厘米。

秦宴挑眉,俯视她,“你在看什么?”

锦西摊手一副正大光明的模样,秦宴搂着她的腰,低笑:“你很快就知道了。”

结束后,俩人已经浑身是汗,锦西终于知道被X哭是什么感觉。

秦宴从后面环着她,拨开她湿漉的头发,耳语:“有些东西,亲自尝试才知道。”

床下的时候,大家在外见了都表现得很不熟,床上却完全不是那么回事,这感觉很奇怪,就好像跟你不熟的人忽然发生了亲密关系,除了刺激还是刺激。

浴室里传来水声,锦西简单收拾一下,准备回家洗漱,门陡然拉开,秦宴出来,一副餍足模样,从后面环住她的腰,低声道:

“去哪?”

“回家。”

“留下来。”

“改天吧!今天不方便。”锦西说着,匆忙穿上衣服,秦宴站在那低头睨着她,神色微沉,一分钟时间,锦西收拾好拎着包出门,匆忙告别,秦宴连句话都没来得及说,门已经砰地一声关上了,他想送她一程,她也不要,就这样往回跑,秦宴站在走廊上,眸色渐渐变淡,刚办完事穿起裤子就跑,简直表现得像是不过夜的嫖客,而他就站在这巴望着她能留下来。

秦宴掏了根烟出来,要点时想到锦西不爱,又放了回去。

-

锦西回去时家人都睡了,她小心翼翼洗了澡,走路时腿直发软,实在累得够呛。

走回卧室的路上,锦西听到楼上的声响,家人来了之后,锦西这套复式房开始显得拥挤,眼下叮叮咚咚还在乡下外婆家上学,梁素云打算下学期把他们转学来申城,梁素云他们想买房,但眼下还拿不出那么多钱,锦西虽然想帮他们,可提出后被梁素云一口拒绝了,梁素云不知道锦西手下也有地产公司,不想占锦西便宜,怕锦西自己掏钱替他们付首付,梁素云有两个儿子,一家四口人,还想把林巧珍也接过去住,就想买大点的房子,可大房子随便一套首付也得十几二十万,她付不起这个钱。

申城的高房价让梁素云瞬间就成长了,锦西很佩服这些女人,这些女人虽然没有太高学历,也没有较高眼界,可凭着想拉扯孩子的心思,就能咬牙攒钱买房,还一买就想买大的,二十年后,梁素云一家都会感激这时候的坚持。

锦西想着到时候给他们留几套好房子,可眼下挤在一套房子里实在也不方便,一家子人老老小小的很是吵闹,锦西带个孩子还有杨阿姨,家里住的地方都不大有了。

锦西想搬去别的地方住,或者想办法把隔壁买下来。

买房的事还没落实,锦西的娱乐公司已经很久没开工,倒不是她不愿意开,而是眼下的大环境在这,娱乐公司还没法放开手脚去做,锦西思来想去,暂时让娱乐公司的人瞄准项目,有好的她就投资,反正她已经把未来翻红的电影电视剧和演员的名字都记下来,防止中途遗忘,还把书中的情节以及重要人物都写了出来,如此,以后记不清的时候只要翻看记录就成。

年中,锦西已经在着手准备明年五色鹿的宣传问题,去年的年底五色鹿成为标王,开启了央台标王的时代,今年五色鹿交税都已几千万,恐怕今年税收将会过亿,毛线产业本就不算暴利产品,如果连毛线都能有这样的成绩,那么白酒和保健品绝不甘落后,锦西没猜错的话,今年的标王争夺将会很火爆,如果标王的价格过亿甚至数亿,那么,五色鹿就不适合再去梅地亚了,不过任何一个品牌不能永远指望着广告活着,一个品牌的市场占有率还得靠品质来说话,五色鹿就像个学步的孩子,总有一天要被推出去自己走路,锦西不担心别的,只担心明年五色鹿的销售量下滑得厉害。

月初时锦西开了会,要求五色鹿的员工拿出方案来,殷杭和几大主管也在想对策,明年五色鹿将会在几大报纸上都开设毛线针织专栏,与此同时,写一些软文,把五色鹿的温暖故事写进文章里,除此外,五色鹿明年将在全国多开设上百家专卖店,专卖店的开设必然带来销售额的激增。

但除了这些手段是否还能有别的?

锦西知道,五色鹿之所以能在短期内快速成长,不是因为五色鹿做广告,而是五色鹿第一个在央台拿下标王做广告,任何时候,她都想做第一个吃螃蟹的人,明年没有央台的广告,五色鹿想要名气不减似乎只是一句空谈,放在后世,商家会怎么做?

买水军拍摄品牌的微电影,撰写品牌软文,买热搜买明星代言……

有哪些是如今的五色鹿能做的?

锦西思来想去,忽而有了主意。

她去了娱乐公司,找到了负责任赖笑宇,赖笑宇听闻她的决定,惊讶道:

“给五色鹿做动画片?”

“是。”

“做什么动画片?为什么要给品牌做动画片?”

锦西想着与其花一两个亿去做广告,倒不如省钱做娱乐周边品牌,把自己的品牌植入电影或者动画片里,反正她自己的投资,自己就是金主爸爸,她想怎么做就怎么做,完全可以在剧本创作时就写出这么个形象,植入的时候不会太突兀,而五色鹿的那只商标小鹿,完全可以做成一只有魔法的小鹿,这只小鹿可以是五种颜色,简称五色鹿,以目前动画片的匮乏程度,电视台肯定天天播放,到时候每播放一次就是在为五色鹿做广告了。

如果怕动画片覆盖面不够广,那么,五色鹿可以拍一部电视剧,电视剧的题材不限,可拍小市民的幸福生活,也可拍宫廷剧,更可拍偶像剧,总之,哪一种电视剧里都可以植入五色鹿的广告,还是那句话,这时候随便一部电视剧都是家喻户晓的,只要电视剧拍的好,广告可以常年轮流播,到时候就是五色鹿不想火都不行了。

当然,这只是锦西初步的设想。

赖笑宇是导演,名不见经传的导演,他不明白锦西为什么把他招入公司,明明他就是个刚毕业的大学生,可锦西却很捧他,示意他有喜欢的题材可以提出来,由锦西来给他投资,赖笑宇哪敢真的那么草率?投资?他一个大学生根本不确定自己能不能真的拍片子,是以这几个月他一直找题材。

而公司有个导演团队,里面什么类型的导演都有,平常不工作,就靠锦西养着,赖笑宇时常想,锦西是哪来的自信认为他们这一帮大老爷们能火到国际上去?

“可是,制作动画片不是简单的事,需要投资很多钱。”

“我知道。”

赖笑宇劝她:“今年有个电器公司也要出动画片,这部动画片已经制作十年了,投资六千多万,还得拿钱去给电视台求电视台播,更重要的是,等咱们动画片做好了,五色鹿这个牌子是否需要动画片去宣传,这还是个问题。”

锦西知道他说的是什么品牌,她一直以为那是后世的动画片,没想到这么早就上了,确实,动画片制作的周期太长,对于商人而言,投资回报率低的事不应该去做。

锦西思索片刻,如今她手头的摊子铺的太大,这段时间,她将继续和喜宴地产合作,合伙开发剩下的旧工厂项目,并在利润比上让步,或许拿出钱来开发,利润依旧对半,锦西知道喜宴今年有上市计划,她正在琢磨这事,而她手头的钱也确实不足以拿出几千万或者上亿元来制作动画片。

但动画片制作难度大,电视剧的制作可没那么麻烦。

“那电视剧呢?”

“电视剧倒是不难,但前提是咱们得有好的剧本,得有合适的演员,可不能做的不温不火。”

“那当然,既然做了咱们就一定要请最火的演员来。”锦西沉吟道:“你去找合适的本子,不要摊子铺太大的那种,最好是讲小人物的生活的,能针砭时弊,切合现实话题的,有合适的本子,我这边可以立刻投资。”

“演员……”

“这你不必担心,先把本子定下来,演员必定会定最好的。”

“行。”

把五色鹿植入电视剧里总比光秃秃给五色鹿做广告来得好,再说从去年年底到现在,五色鹿的广告已经在央台轰炸了半年,观众难免疲劳,在这时给大家换换药,也是必要的,而投资电视剧,也是娱乐公司一个重要起步。

晚上,锦西回去给孩子们洗澡,不同于同时代其他家长,锦西已经会在洗澡时给孩子们灌输性教育,之前林巧珍听到一次,被吓一跳,说锦西疯了,对小孩子哪需要讲那么多?直接说他们是从垃圾桶捡来的就行,抑或是从草堆里捡的,孩子很好骗的。

可真是如此吗?锦西不以为然,她在后世看到很多帖子,很多年轻人在幼时被亲近的人性侵,而后世更是经常爆出变态的人性侵幼女幼/男的新闻,大人总认为孩子的性教育太早了,但什么时候不早?十七八岁二十岁的少年,还有人认为不应该进行性教育,难不成孩子幼时不懂这些,长大了就能知道如何保护自己?

她不能随时随地陪着孩子,只能教孩子保护自己,是以她一直告诉孩子,衣服挡住的地方都不能碰,坏人并不长得很恐怖,坏人和我们没什么不同,坏人可能会威逼利诱,我们要懂得辨别,她还告诉孩子要懂得保护自己,男女有别,是以孩子三岁了她已经给孩子分开洗澡,并准备找合适的机会给孩子们分床睡。

小芝麻刚洗完澡出来,头发湿漉漉的,她往团子身上一靠,被团子嫌弃地抱到一边去。

小芝麻气坏了,哼哼道:“哥哥又欺负我!”

团子很无奈,瞪了她片刻,慢悠悠地说:“妹妹别闹。”

“不要!不要!我就要哥哥陪我玩!哥哥你要玩数独了,太无聊了!”

团子颇觉头疼,他无奈地看向妹妹,摸摸妹妹的头才说:

“芝麻乖,哥哥要把妈妈给的任务完成才能陪你玩,你先自己玩会儿吧。”

“不要!我看不懂数独,实在太无聊了!哥哥陪人家玩儿嘛!”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