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炼丹房在哪里?(1/2)

接近睡觉的钟,仆役丫鬟还在堂前穿梭不绝,忙前忙后。笙歌离院落,灯火下楼台。

像往常一样,陆伯玉走下庭院,沿着抄手游廊信步走去,穿过几个垂花门,来到后花园。他习惯在睡前去后花园站站桩。

后花园有一大片荷塘,此时荷花已经凋谢,荷叶开始枯萎,看上去有些萧索,毕竟秋天来了。陆伯玉走上九曲桥,在桥上站了站,忽然感到,除了远处院落里传来的人声之外,周围有过于安静了,听不到一丝虫鸣,也听不到一声蛙叫。

陆伯玉皱着眉头,向周围看了看,发现后院所有的树木花草也都凋零了。柳树、桂花树、樟树等等树木往年即使到冬季也不会掉光树叶,现在都只留下光秃秃的枝桠。一阵寒意像潮水一样浸没了全身。

有杀意!

虽然不知从何而来,但有个极其强大的敌人定然躲在某个地方!

陆伯玉记挂着陆超然与夫人的安危,不动声色,抬步往回走去。

转身时,瞥见水中倒映的月亮已经变成了红色,红得像一只流血的眼睛。水面上还漂浮着几十只翻着白肚的死鱼。

陆伯玉一生经历过无数次出生入死的恶战,杀过数以百计妖怪。越是危急关头,他越是冷静。他感到此刻面对的敌人将非常强,远超他此前遇到的那些对手。而他的宝剑并未带在身边,空手对敌,他毫无把握。

他的剑就放在正堂后的炼丹房内,这把剑是二十年前铸剑名师孔独为他量身打造的,注入了陆伯玉的真元,剑名傲月。他使用此剑时,功力有时可以暂时突破到灵运境第三层。

他一边走着,一边估算如果立刻使出轻身功法奔回炼丹房取剑,是否更加合理?可是一使出轻身功夫,又背对敌人,就失去了防守之形,如果自己大意,来不及警示其他人就被敌人杀了,那么陆家的后果将不堪设想。为了稳重起见,他还是不紧不慢地往回走,这样就可以专心抵挡自己身后的偷袭。

他刚刚走下九曲桥的时候,感到一阵浓烈的杀气从背后袭来,速度之快,令人咋舌。陆伯玉虽然一直在提防背后的偷袭,但这般快法还是超出了他的判断。

他已经来不及做任何动作来躲避这次攻击!

不过,他可是名震南楚的陆伯玉!身经百战的他,永远留有应对最坏状况的手段。在他若无其事往回走的时候,就暗暗的将一部分真气运至后背。此刻真气透体而出,凝聚成一张无形的气盾,紧紧挡在背后。

就在气盾刚刚凝聚完成时,黑衣人的攻击击中了陆伯玉的气盾。

轰!

一声巨响,震撼了整个陆家大宅!

陆伯玉的气盾立时被击散。他感到一股无与伦比的大力涌来,震得他五脏六腑好像要飞出身体之外,体内真气大乱。

幸好这可怕的一击被气盾阻挡了一下,如被直接击中,陆伯玉的身体只怕已经四分五裂了。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