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我的岳父(1/2)

妒月大师见陆超然醒了,问:“你叫什么名字?”

陆超然:“我叫陆超然。”

妒月大师头:“我听过你的名字,你是陆掌门的儿子。走,去你家看看。”

完,带着陆超然御空飞进陆家大宅。

扑面而来的惨象令妒月大师打了个冷战。陆家几乎没有一具完整的尸首,到处是碎裂尸块与横流的鲜血。

妒月大师不甘心地带着陆超然搜寻着。

直到来到沉入地下的炼丹房,才看见一些完整没有伤痕的尸体。但一检查,发现经脉都已经震碎。

看见那几个刚刚还在照顾自己的如花似玉的丫鬟姐姐都已经香消玉殒,陆超然一阵心痛。

妒月大师检查到林月蓉时,发现还没有死透。毕竟还是有聚气境第一层的修为的人。

妒月大师连忙撬开林月蓉紧闭的嘴巴,塞入一粒雪魄丹。然后运功为林月蓉疗伤。

良久,林月蓉睁开眼睛,不过眼睛里只有淡淡的光华,她有些木然地看了看妒月大师,又看了看陆超然。

妒月大师忙:“我是翠微宫妒月,陆家在世上是否还有亲人?”

林月蓉听到后,眼神流露出一奇怪的神采,指了指陆超然,并用力挤出一丝笑容,用微弱的声音对妒月:“我儿就拜托大师了。”

妒月大师用力了头。

林月蓉又:“陆家没有亲人了。不过岳州汪家,与我儿订有娃娃亲。”

“什么?娃娃亲?别随便就给我安排亲事啊!”陆超然本来心里正在难受,听到这里,忍不住脱口而出抗议。

妒月大师静静地看了陆超然一眼。妒月大师姿容绝世独立,如同一尊玉琢而成的凌波仙子,不过因为身上带有一派宗主的凛凛神威,让人不敢生出半绮念,眼神凝聚时,没有严厉责备的意思,却带来一股无可辩驳的力量,让陆超然只能服从闭嘴。

林月蓉惨笑了一下,用低得几乎听不见的声音:“超然孩儿从宠溺顽劣,如今为娘要去了,世间还有谁能照顾好你啊…”

毕,一缕香魂烟消云散。

陆超然听见这话,心里虽然难受之极,但是自己身份的转换与眼前的变故实在太过突然,这个自称是自己娘的陌生美妇人与自己见面又如此短暂,自己完全无法适应。所以,即使她得非常动情,陆超然也难以共鸣。

妒月大师见陆超然木然地站那里,一句话也不,只得暗暗地叹了一口气。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