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岳父要杀我(1/2)

南楚国。岳州。汪家大宅。

汪若海的夫人着急地和汪若海:“你倒是快想办法呀!还有一年多时间就得履行婚约了,你怎么一行动都没有?只看见你把那个废物当成自己儿子一样惯着!”

汪若海站在窗前,一把一把地把浸过香油的饵料扔到窗外池塘里喂金鱼,他慢悠悠地:“你别急,他来了总得要住些日子动手才行啊。这些年我已经搞清楚了,翠微宫上上下下,真正关心他的只有妒月大师,其他人因为杜依莲的关系,都对他看不顺眼。所以,他只有妒月可以依靠。我得要做得让妒月也不太好管这事才行。”

撒光了鱼饵之后,汪若海回过头,看了看他的夫人,嘿嘿一笑,:“快了,这几日内我会动手,然后就可以去神乐宫提亲了。”

这天,陆超然很晚才起床,昨晚喝了很多酒,现在头还有痛。

他来汪家已经住了快三个月。汪若海对他关怀备至,嘘寒问暖,总是尽最大努力满足他的要求,还将一个最好的偏院给他居住。这个院落非常奢华,连汪若海的儿子汪北寒都没有这么好的待遇。

汪若海夫人对陆超然就比较冷淡,即使有时候对他笑,陆超然也能感到是强行装出来的。“唉,丈母娘就是比较苛刻啊。”陆超然想。

他刚来时,还见了未婚妻汪潇潇一面。十四岁的汪潇潇已经生得婷婷玉立,美艳动人。雄威看见她时,心中那种奇怪的感觉又升起来了,他又清晰地感到自己其实是现代人。为何还那么顺从父母之命,媒妁之言?

后来他才发现,自己实际上是在想北宫染。论美貌,汪潇潇是比染儿要差一些,气质也偏艳俗。不过如果没有染儿,他会很期待娶汪潇潇为妻。可是现在的问题是,他心里现在被染儿给占据了。

现在自己怎么可能终止婚约,跑回翠微宫去追求染儿呢?生活在这个世界,这样做好荒谬啊!

那天汪潇潇看他的眼神中满是羞涩与爱慕的样子,他真不忍心对她我喜欢别人,所以不要与你结婚,婚约什么的就撕掉吧。何况汪若海还对他这么好。

他生活突然没有了方向,想回翠微宫又回不去。

他还记得红月对他的话,红月会求如愿公子来治他的伤。他离开翠微宫时还告诉染儿,如果找到了红月,就及时通知他。可是,到现在为止还没有消息。这样的话,伤无人可治,注定一辈子只能做一个普通人。

也许红月只是出来骗他的,根本没有什么无所不能的如愿公子,他的伤也无人能治。毕竟红月只是一个狐妖而已,的话能信吗?

陆超然现在只好过一天算一天,等着结婚。

汪家这种世家大族周围当然少不了斗鸡走狗的纨绔子弟。陆超然刚搬过来,就有几个浪荡子常常跑到他院子了来找他玩。

这间院子既与汪府一体,又有独立的格局,前院正厅厢房后花园一样不少,而且还有独立通往外面的门,出门游玩不用经过汪府正院,也免去了许多俗礼。

没多久,陆超然就天天与这帮浮华浪子鬼混在一起了。他们常常骑着高头大马,带着训练有素的猎鹰与猎犬,在岳州附近的山林里打猎。他们在岳州城最豪华的酒楼喝酒,喝到深更半夜,才醉醺醺地返回自己奢华的院子。

汪家从来不闻不问,给予他极大的自由。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