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种子选手(1/2)

陆超然心中一阵恶寒,完全无语了。这特么什么鬼?不是要搜我的身吗?怎么刚完,却躺倒我旁边大睡起来?太荒谬了!他想从这人渣身边移开,但一时又动弹不得。

红影一闪,门口出现一个人,正是红月。她看见陆超然和王德并排躺在床上的样子,不由得扶着门框吃吃而笑。

陆超然立刻明白了,红月这丫头又用迷香功法偷袭王德。中了迷香功,神经被睡眠控制,自然行为古怪,而且一时半会醒不过来。

迷香功法不是药,而是红月修炼的一种功法,是以真元之力为基础,攻击敌人的睡眠神经。如果敌人的修为够高,迷香功法的成功率就会下降,甚至完全不起作用。即使红月比王德修为高得多,如果正面攻击,迷香功法的成功率也不会百分之百,但偷袭的话,就是一击一个准。

“死丫头,这几天跑哪儿去了?别只顾在那里笑,还不快过来救我!”

红月这才勉强止住笑声,过来在陆超然的膻中穴轻轻揉了一阵。陆超然觉得一股柔和的劲力从膻中穴慢慢渗入全身各处经脉,麻痹之感渐渐消散。

坐起来后,陆超然又问红月:“这段时间去哪儿了?”

“那几天公子有急事叫我去。”

“什么事这么急?”

“嘻嘻,这事和你还有关系呢,不过现在公子暂时要我保密。过几天,公子也会来,时机成熟的话,他自会和你的。”

“你们真是急死人了,和我有关的事还不肯痛痛快快告诉我。”陆超然不满地撇了撇嘴,“不过,如愿公子来这里做什么?”

“因为他知道你已经突破进入聚气境了,所以他觉得该亲自训练一下你的武技。武技高的话,对修为的提升也有帮助哦。”

“嗯,这还差不多。”听到这里,陆超然心里好受了一些。

他扭头看了看在床上的王德。王德此时睡得像死猪一样,还打着呼噜。陆超然厌恶地皱了皱眉头:“这家伙太无耻了,我得狠狠地教训他一下。”

天亮以后,太微峰的弟子们发现王德赤条条地躺在他屋子外面不远处的石板路口,呼呼大睡,废了好大劲才把他叫醒。

王德醒来之后的震惊与羞愧就没有必要多了,他在众人困惑与讥笑相杂的议论中,跑回自己的屋子。

“这个该死的陆超然,一定有古怪!我和你没完!”王德在屋里恶狠狠地想。

今天王增年师父回来了,他召集太微峰众弟子到广场上,发表了冗长的训话。无非是挑战赛快到了,一些激励士气的套话。好不容易等到他讲完,接着开始宣布这次的保送名单,一共有八个人,陆超然都不认识。

然后就是关于资格赛的安排。王增年拟定了一份十六人的种子名单。这十六人是他认为是除保送弟子外的弟子中最强的了。

如果其他弟子不服的话,可以报名向这十六人发起挑战。挑战谁成功,就取代谁成为种子。如果有好几个人都选择向同一个种子选手挑战,就得相互先决出胜负,最后的胜出者获得挑战种子选手的资格。

陆超然入逍遥宫还不久,大多数人都不认识。十六人种子名单里,只有两个人的名字他知道。一个是王德,一个是空竹。

最开始他本来是被安排给空竹师兄来带的,但因为空竹和王增年一起去赤明峰办事,才临时安排给王德。

现在离资格赛还有六十多天,报名在资格赛前第十天截止,此前众弟子们可以好好考虑要不要挑战种子们。

听完名单后,广场上响起嗡嗡的议论声。大体上,多数弟子对这份名单没什么异议。

然后,那八个保送弟子依次上台发言。陆超然没兴趣听,看见附近有人在声的议论那十六人种子的事,就凑过去听。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