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入室抢劫(1/2)

他们游到桶的底部。扁山丸在一扇破旧的木门上敲了敲,里面响起一个女人有迷糊的声音:“谁呀?这么晚了。”

“是我啊。”扁山丸兴奋地。

“死鬼,你不是今晚轮到你巡逻吗?”女人的声音有嗔怪地,过了一会儿,她过来把门打开。

扁山丸和云如愿立刻闪进了屋子。

云如愿看了看那个女的,心里道:“原来是一只田螺啊。”

这只叫翠的田螺姑娘看见情郎带着一个陌生人跑到自己的卧房来,奇怪地问道:“这是谁啊?你带他进来做什么?”

扁山丸神秘地:“要保密,我们在执行秘密任务。他是大王的朋友,刚刚帮大王夺回了夜澜剑…”

云如愿连忙轻咳了一声,手在扁山丸背后轻轻一拧。

扁山丸立刻意会,对翠:“暂时不能,我先去见大王,回头再来找你。”

完,突然在翠的脸上“叭”地亲了一口。翠还只有身体是人形,脸部还是螺肉的样子,她害羞地叫了一声,整个脸部缩到头那个褐绿色螺蛳壳里去了。

扁山丸哈哈一笑,手还很不老实地在翠身上摸了一把,然后往屋后的门走去。云如愿满头黑线地跟在后面。

通过后门,他们来到了王府的厨房院。扁山丸带着云如愿往上走去。

鳄美丽还没睡,一部分原因是刚得到沉水剑而兴奋,一部分原因是失去了夜澜剑而伤心。

他一个人待在他豪华的大房间里,把沉水剑褪去剑鞘,放在剑架上,举灯细细端详。

沉水剑的剑柄与剑鞘都朴实无华,剑身打磨得非常细腻,经过千锤百炼,纹理层层叠叠,如水烟如卷云,光色温润,锋芒内敛,与夜澜剑咄咄逼人的剑光相比,又是另外一种情趣。

在剑身的根部,与剑柄相接的地方,也就是吞口的地方,有着极细而复杂的纹路。这就是这把剑的魂宫的入口了。

魂宫是什么?就是』』』』,剑魂的容身之所。

正常来,与剑魂取得感应是需要缘分的,剑魂是否接纳你,完全要看剑魂单方面的意思。毕竟剑魂原来是别人的一部分。

不过,如果你是化魂境以上的修士,而且实力够强,还可以凭借自己的实力逼迫剑魂与自己感应。

除此之外,一般人如果用不了陨落神剑,就毫无办法了。

不过鳄美丽有一门绝学,他可以研究每一把剑的魂宫,逼出藏在里面的剑魂,然后用一种特殊的方法,使得剑魂为自己所用。他管这个过程叫解锁。

所以他这样一个灵飞境第十三层的妖怪,却可以使用很多陨落神剑。

当然,解锁的过程并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要耗费不少时间精力,还有财力。

鳄美丽本来性情就容易感伤,为了解锁夜澜剑,曾经耗费了很多功夫,又与夜澜剑魂相处了很久,骤然的离别,伤心也是在所难免。

“唉~”,鳄美丽幽怨地叹了一口气,若不是那个紫衣人实力过于强大,自己一定会命令乖乖宝贝将那个青衣人咬死,将夜澜剑抢回来。可是自己与那紫衣人对过剑,能够感受到那深不可测的实力。那个紫衣人啊,令鳄美丽不敢轻举妄动。有乖乖宝贝也不行。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