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六章 夜归人(1/2)

陆超然刚在床底下躺好,就听见外面房门一下子被重重地推开。陆超然吓了一跳,半夜回家推门干嘛这么用力?难道是那人发现自己在屋里,于是急匆匆地冲进来抓自己?

可是过了好一会儿,也没见那人进来。他听见那人在外面屋待了好一会儿,似乎还在颇为痛苦地喘着气。

呼哧…呼哧…

陆超然一动也不敢动,竖起耳朵紧张地听着。良久,那人才又挪动脚步往卧房走来。听那脚步声,非常不稳,似乎走路都颇为费劲。一会儿陆超然便看见一双穿着女式黑色麂皮靴的脚,踉踉跄跄地走了进来。果然是一个女人。

那人走到卧房中间的圆桌旁,似乎是筋疲力尽地坐下。陆超然只能看见她穿着靴子的脚和穿着黑色劲装裤的修长腿。从坐姿判断,她应该是趴在桌子上,依然在沉重地喘息着。难道,这人竟是受了伤?

过了一会儿,陆超然突然听见一声裂帛的声音,那人好像猛地把布或者衣服给撕开了,然后听见她忍着剧痛低低地哼了一声,接着就看见不少鲜血溅落到地上。她是在为自己疗伤吗?

“咦?”那人突然惊讶地低呼了一声。

陆超然心里一紧,心想她可能刚刚发现那柜子的锁已经被弄断了。

屋里短暂地安静了片刻,显然她也屏住了呼吸。突然,陆超然听见她把剑拔了出来,并且看见她的双脚也站了起来。陆超然猜想她在探察周围,如果怀疑到床底下来,可就麻烦了。

这个危险就在眼前,自己要做好立刻冲出去的准备。他立刻飞快地计划着,他提醒自己,逃跑的过程中,要注意,不能被她看清自己的脸。否则一个灵运境初阶的弟子,还是女的,发现自己闯入她的闺房偷东西,那以后自己还怎么在赤明峰待下去啊?

陆超然轻轻地将左手捂住自己下半张脸,并且慢慢地调整姿势,侧过身体,腿弯了起来,右脚抵在墙上。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