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饥寒交加的爱尔兰人(2/2)

当太阳从晨间一直升到正午,出去打猎的猎人再度空手而归。而村落远处的地平线有那么几颗黑点忽然出现。

夸拉-夸拉,一阵锁链对碰的声音从远方出来,还有整齐迈出的步伐发出的轰踏声。

“嗯?”阿拉贡的听力极其好,当他从半睡半醒中忽然听到远处传来马蹄声时,立刻清醒过来并且抬头向远方望去。

一道迎风飘荡的旗帜率先出现在远方,那是一面金纹红底的旗帜,旗帜上面有三只被金线缝纫的三只狮子。

“是英格兰人!”阿拉贡被这面突然出现的旗帜给吓了一跳,他急忙抱起怀中的妹妹几步蹿下了屋顶,然后立刻把瑟尔娜送进屋内并且告诫她绝对不要出来。

“唔,发生什么事情了吗?”迷迷糊糊的瑟尔娜还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当阿拉贡一脸严肃的告诉她无论发生什么事情都不要出来的时候,她还是朦朦胧胧的点了点头。

当阿拉贡和瑟尔娜还在屋内的时候,外边的村民也纷纷发现了英格兰人的旗帜。

顿时村里尖叫声一片,女人们尖叫着将自己的孩子抱进屋内紧闭大门,男人们纷纷拿起刀枪棍棒集中到了村口,脸色较为惨白的望着那由远到近的三狮金曼旗。

“是哪个该死的吸血鬼!”村民中为首一人恶狠狠的骂道。

“他不是上个月才来过吗?为什么现在还要再来啊!”有一名村民苦兮兮的抱怨道。

“这个无情的刽子手!我一定要杀了他!”一名看起来十分激动的村民,目露凶光的紧盯着出现在视线范围内的英格兰士兵说道。

“蠢货!你想让一个村子都为你陪葬吗?!”这是为首的村民突然呵斥道,这个村民似乎在所有人中有着一定威信,那个激动的村民狠狠擦了一把脸,然后低下头去不再说话。

踏踏,在草原上漫步的军队。

为首一名穿戴着红袍,带着锁子头甲,留着两撇胡子还眯着色迷迷的小眼的猥琐贵族就这样出现在了村民的面前。

在他身后跟着十名骑着大马的骑士还有五名骑士侍从,以及全副武装的四十个英格兰士兵。

他们佩戴着木盾和长剑,身体比起一般村民要强硕不少,而且人人身上都有一股血腥气一看就知道是上过战场的老兵。

这种从修罗战场上摸爬滚打下来的老兵,绝非那些村民可以抵挡的角色。屈服在贵族的兵威之下的村民们,被压榨时向来是敢怒不敢言。

那名贵族来到村民们的面前,看着他们手里握着的木叉棍棒,露出一副讥笑的表情。

“哦,我亲爱的子民们。传闻你们爱尔兰人一直是丛林间骁勇的猎手,今天是怎么了?放弃弓箭和荣誉,拿起木叉和棒子打算体验下野蛮人的生活方式么?”

中世纪所指的野蛮人就是哪些还处于未进化状态的人类,他们用木棒当做武器,生吃动物的皮肉,饮喝动物的血,白天出去猎食夜晚就聚集在一起,然后开始集体xxoo,他们将繁衍后代当做使命,一旦到了夜晚不管是谁,只要是一公一母就能就地交媾。

是一群不仅野蛮,也毫无文明和道德的被各国抛弃追杀的一种种族。

英格兰的吸血贵族用这种恶毒的比喻挤兑着爱尔兰人,后方的士兵随着贵族的话而轰然大笑。

嘎吱嘎吱,为首的那个村民牙齿都快咬破了,曾今能够与英格兰人、爱尔兰人、挪威、齐肩平分英格兰半岛的爱尔兰人如今竟然被嘲笑成野蛮人。

每个爱尔兰的村民都面带怒意,刚刚就露出一副狰狞神色的村民,此刻更是握紧了手中的武器。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