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声名鹊起的舞-1(1/2)

新生的草地被马蹄肆虐,刚刚绽放美丽花瓣的花朵被数百人践踏而过,一地饱受摧残的花瓣孤零零的散落在草原上。

从上个世纪(也就是一百年前)爱尔兰人就如同大草原上的新生的花朵一样,虽然坚强不屈并且悍不畏死,但是在英格兰人的重骑兵的面前就如同毫无防御的婴儿般,成千上百的战士被英格兰铁骑踏成了肉饼,无数的妻子失去了丈夫,许许多多才刚刚出声还没有享受父爱与母爱的孩子就已经沦落为孤儿。

英格兰人仅仅占据爱尔兰岛不到七十多年的功夫,但是造成的爱尔兰人死亡率却远比任何一次天灾都要高出数倍。爱尔兰的男人一般从成年那一刻都要被打上烙印,证明这个人一生都是英格兰人的奴隶,英格兰人有权对他做出任何事情却不需要承担责任。就男人而言还要好一些,可是那些寡妇、未成年少女、即将出嫁的姑娘、会迎来怎样的一生呢?

其他人或许不清楚,但是非常清楚的事情却有一件。那就是不管结果怎样,那都是极其不幸的一件事。

英格兰人的使团数个小时前到达了阿拉贡的领地,从村子内的木栏后看去,遥遥就能看到数百名英格兰士兵站在草原上列队等待,几名骑兵来回奔跑,负责传递派出去的哨兵消息。

而在阿拉贡的村子里,男人们都拿起了从普伦王城运送出来的精致长矛与木盾,站在两米多高的木墙上严格警戒着。

“我的主人!前面那个村子里的爱尔兰人不同意我们进去,说哪里是普伦王城的领地,擅闯者视同与普伦的公然开战宣言。”一名被派出去和阿拉贡谈判的骑兵跑回来报告到,看他那一副怒气冲冲的表情。坐在马车里披着黑袍只露出半个面孔的老者示意莫要急躁。

“这种事情在我的预料之中,到是你要约束好自己的手下,不要做出一些给敌人留下口实的话。否则,惹怒了一名年轻的王者,对于我们而言并不是什么好事情。”老者轻言说道。爱尔兰人被英格兰人欺压了百年之久会有这种反应也是理所当然,而且老者还警告了自己一脸怒意的奴仆,不要想着肆意发泄而惹怒了夏亚,否则愤怒的夏亚一旦正式和英格兰宣战,到时候尤瑟王铁定要头疼的十分厉害。

被老者教训的骑兵默默低下了头,在答应了一声后缓缓退出了老者的视线。

“你们也是,这一次不同与以往。英格兰人有信心依靠铁骑征服整个英格兰半岛,但是现在却没有足够的能力应对能以四万精兵硬抗十五万大军的普伦王城。记住,我们这次的使命是安抚普伦之王德拉克.d.夏亚,不要让英格兰陷入两线作战的被动局面。你们………清楚了吗?”老者缓缓说道。

站在马车两旁的二十多位骑士同时点头称是,但是唯独一个站在马车旁距离老者最近的一名英俊骑士却沉默不言。

此人名叫德珀艾伽.巴德.梅洛。是此次使团的安全负责人,同时也是整个使团军队的名义上最高指挥官。如果说负责谈判的老者是文官的首领,那么这名高大英俊的骑士就是所有骑士的真正主人,事实上,这二十多名骑士也确确实实是他一人带出来的嫡系骑士团。

老者见到这名掌管武力大权的骑士一直沉默不言,不由挑动了下眉头。

年轻气盛和心急立功,可以说是出生在贵族家庭并且一直被教育要高他人一头的德珀艾伽的最大毛病。从被尤瑟王钦点的那一刻开始,德珀艾伽就一直在满心期待这次使团的出使能够在自己的带领下取得辉煌成就献给王者,然后在万人瞩目的眼光中,受到王者的大力表扬并且被破例提升为皇家骑士,最好还能和一名美丽的公主举行婚礼从而一举跃为王族旁系。

没错,这个叫做德珀艾伽.巴德.梅洛的年轻骑士就是抱着这种类似骑士幻想的天真男人。然而可惜的是这个男人除去一身的蛮力尚可评价外,其他方面简直一无是处,率兵打仗派他去只是在葬送一个兵团。谈判交易派他去,能让敌人忽悠的整个王国都出卖给敌人。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