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你是英雄,而英雄属于我。(1/2)

王,乃孤高之人。

从一开始便无一人懂他的心。

王,乃孤单之人。

君臣羁绊不过是一时之言,忠诚之语不过是华丽的外衣。

王,乃统治天下之人。

凡事大义为先,凡事以国事为重,凡事私情回避。

因此!

王,无情无义,无血无泪,无心无肺。

固因此!帝国昌盛繁荣,挥军马蹄之下,何人安敢挺身而立?!

所以……

夏亚揉着自己被风吹乱的头发,抬起头看着某人微笑着说道“从一开始,对你而言我就不是王啊……。”

什么?阿尔托莉雅疑惑的看着夏亚。

“确实如你所言,阿尔托莉雅。自从法意志帝国入侵大不列颠开始时,我就一直在考虑着如何才能在这场的战争漩涡中为普伦赢得最大的利益。我苦思冥想,不论是合作共同抗敌也好,还是事后赢得名誉争取更大的利益也好,都无法完全满足我的胃口。”夏亚如此说道:“大不列颠对于普伦王城而言实在是太多巨大了,英伦三岛一年税务相当于普伦王城十年都无法挣到的财富。大不列颠一夜之间能够募集的士兵,即使我吐血玩命的募集,顶多连大不列颠能够募集的士兵数量的百分之一都不到。”

伸开手掌对准天空上的太阳,强烈刺眼的光芒让夏亚稍稍眯起双眼。

“大不列颠、法意志帝国、罗马、教廷、除去后面两位还未露面外。但是我能够感觉到,在不久的未来那些陆地霸国将会一个接一个的出现在我的面前。所以以现在的普伦王城的实力而言,面对这种庞然大物只能步入那一日的后尘。……这是我绝对无法忍受的,怎么可能忍受,死也无法接受的事情!”

阿尔托莉雅看着双眼已经微微赤红的夏亚,那总是在自己面前保持微笑的男人,此刻看起来竟然如此狰狞恐怖…

“大不列颠也好,法意志帝国也好,还是其他的什么也好。在吾普伦之王面前不过是杂兵!全部都是杂兵!当初的耻辱绝对不能重现,谁敢来威迫我,我就扯上他一起堕入地狱!大家一起死吧,一起哀嚎把,在战败的耻辱名义下被其他渔翁得利的家伙共同撕扯成碎片把!!普伦王城必须强大起来,在我的手中!在十二守护骑士的名义下!”

所以……

夏亚轻轻放下了举起的手臂,转过身体看向阿尔托莉雅。

“阿尔托莉雅。不惜一切代价,我都要把普伦王城带领到世界的巅峰,为了终有一日……马踏晴空,征服天国。”

“这就是……夏亚的最终目地吗?”阿尔托莉雅驾马往后退了几步,让自己的身体不再和夏亚接触在一起。

“……为什么要躲开我?阿尔托莉雅。”夏亚不满的说道。

“因为……此刻的夏亚,很危险。”阿尔托莉雅很严肃的回答道。

从阿尔托莉雅的视角看去。那不知何时吹起的大风,吹舞着那略显凌乱的黑色长发,赤红着双眼的夏亚背对着太阳,黑暗的阴影笼罩着他整个人。

一种从未有过的阴寒气息从夏亚的身体内蔓延开来……

不祥,狂暴,血腥,一切原本只属于杀人无数的刽子手的气息,竟然在夏亚的身体上展现的淋漓尽致。

“为了你的目地,从内部征服大不列颠帝国便是你计划的第一步吗?”

手在不自觉的颤抖着……对那个面对一直被十二守护骑士死死保护住的王,面对那个明明个人武力不怎么出众的夏亚,自己单手就能够压倒性打败的男人……竟然感觉到了恐惧?!

阿尔托莉雅抱住自己的双臂,努力压制着自己那随时想要拔剑自卫的感情。

确实,从外人的角度来看。不论是以什么样的说辞或者观点,都无法否认夏亚的个人武力和智慧,能够与麾下的众位十二守护骑士并肩而行。

这也导致了在大部分外族人的内心里都有一件所无法理解的事情。那就是,为何明明各个方面都不如自己属下的人,会赢得十二守护骑士如此拥戴?甚至如果有一人背后说了夏亚的坏话,就会遭到十二守护骑士联手血腥镇压这等无法理解的狂热崇拜?

大不列颠人无法理解,爱尔兰人无法理解,法国人也无法理解,就连普伦贵族的大部分人也无法理解。

但是……十二守护骑士却知道他们究竟是为什么会如此崇拜夏亚。

因为所谓的王……便是达到常人所无法到达的极限,做到常人所无法做到的事情,才能够自称为王!

所以能够凌驾于十二守护骑士之上,坐拥人口数十万的一国之王的夏亚,他的武力真的会弱于十二守护骑士吗……?

————这个,谁知道呢。

“从内部征服大不列颠帝国……一切为了普伦王城。”夏亚嘟囔了一句。

阿尔托莉雅收紧了手中的马缰,因为她明白,接下来夏亚或许就会做出一些或者告诉自己一些,自己所无法接受的事情。

大风还在吹……

站在两人身后百米开外的贝狄威尔与兰斯洛特,他们努力向着那边的方向望去。

荣耀蔷薇旗在大风中上下狂舞,直立与大风中的千名骑士,同样目光炯炯的盯着远处的那个身影。

随着夏亚与阿尔托莉雅的对话逐渐步入僵持,对于对自己的王无比狂热忠诚的普伦骑士们而言,百米距离相当于零,所以他们能够清晰的感觉到夏亚此刻的心情,以及他想要做的事情。而其中以十月骑士和卫队骑士最为敏锐,他们甚至闭上眼睛都能够想象出夏亚此刻的表情,和他的意图。

于是一种极为微妙的气氛在这支队伍中散发开来,大不列颠的士兵们、还是普伦的骑士们、双方的士兵都不由自主的开始分开距离,有一些心急的人甚至悄悄的抽出了自己腰间锋利的长剑。

“贝狄威尔……”

“我知道……”

兰斯洛托是首先察觉到气氛不对头的,他用手臂悄悄捅了捅贝狄威尔的腰间,得到了贝狄威尔的回应。

两人肩并肩的站在一起,马上的武器均被两人拿起背到背上,虽然不能说是完全的戒备状态。但是在这种气氛极为微妙的情况下,还是多少做些准备为好。

在那百米尽头处还在对持的两人。

………………

阴寒着一张面孔的夏亚,缓缓弯下腰,黑暗的阴影将他笼罩的更加黑暗。

那极度阴暗的光线,似乎连天上的阳光都无法穿透。

喀拉,阿尔托莉雅有些难受的皱起眉头,她直到此刻依然无法决定,面对夏亚自己是否能够有足够的勇气拔出剑呢?

哼!夏亚忽然笑哼一声。

阿尔托莉雅眼瞳微微一缩,有些不满的看着夏亚。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