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小肉到大的双处宠文(1/2)

一门之隔,生死一线。

许昌明不能拿大家的生命做赌注,之前的计划太草率,多年的经验告诉他,中埋伏的几率百分之九十以上。

用肘关节碰了碰小迪,自己向后退出半步,希望他能明白。

“你们出来帮忙指个方向,会更好(法语)”。

小迪踏进去的半只脚退了出来,拎着灯的青年笑容褪去。

“进来喝点热茶。”用另一只手加上拿杯子倒水的动作。

法语他一句都听不懂,只能靠感觉猜,对方明显改变主意,不想进来。

小迪摇头,也用手语,示意不渴。魏季开看他们隔着一扇门,明明都是中国人,却用手不停的比划,差点没笑出声。

汽车引擎的声音,由远及近,许昌明稍稍有了些底气。

这扇门,千万要给他们留住。

“啊,哈哈哈……”侧着身子,一脚跨在门槛上,用手指指外面,又指了指肚子,然后像跳舞般扭起来。

青年一头雾水,啥意思?

别说他看不懂,小迪和身上附着的法国朋友都傻眼。

唯独魏季开懂,许哥想问,外面吃宵夜,和娱乐的场所在哪里。

一辆,两辆,三辆车的车灯很快映入眼帘。

“啪嗒。”白炽灯摔碎,几人眼前瞬间漆黑。

等他们好容易适应光线,许昌明的额头已经被两把抢抵住。

“啊……”小迪站着最近,捂住了嘴巴。

“你们到底是什么人?”青年将许昌明拽了进屋,用脚尖踢上门。

却被一只大手抓住门沿,是鱼子酱,肩膀用力往里一撞,小迪和魏季开全都冲了进来。

身后的吵杂脚步声快度跑过来。

“把枪放下,万一走火,你们下半辈子,恐怕会坐穿牢底。”

“哼,警察?”男人将手里的人质,往后拖了好几米。

“老许,我来的还是时候吧。”王芙蓉带来的队员总共十多名。

天色很黑,枪口更黑,对峙的几名青年全都举着抢。

没想到情况这么严峻,他们一点准备都没有,防弹衣没穿,有些连抢都没带。

小乔拿着宁星辰的照片,提着油灯站他们身后,她的任务是找日记本。

“很是时候,不想让他脑袋开花,放下武器,全部抱头蹲下!”

妈的,王队暗骂,这句话该是他的台词才对。

尊严和战友的生命,他选择了后者。

“哥几个,回去我请大家去吃德馨楼,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哈哈……”

王芙蓉率先蹲下,他们既然敢拔枪,多半是亡命徒,决不是威胁两句就算了。

队员们都像吃了苍蝇般难受,还好黑灯瞎火,看不清脸。

“你!把油灯灭了!抱头蹲下!”

小乔一愣,在场就她一位女士,现在孤零零站着尤为醒目。

可是没有油灯的话,厂房少说也有好几百平,找个小小的日记本,难度系数很大。

没等对方第二次喊话,身体一矮,大半个臀部压在油灯上,两支小腿肚子并住,本来光线就很微弱,希望能蒙混过去。

“你们知道这样做的后果吗?有没有替你们家人想过!现在回头还来得及!”许昌明突然大喊,分散注意力。

“啊……”后脑勺被枪托狠狠砸了一下。

“闭嘴!!你们两去搜身,用铐子把他们拷了,没有就用绳子。”

王队长差点晕倒,被他们搜身,再拷上,侮辱性极好。

脚步靠近,寂静的夜,“悉悉索索”翻找衣服的声音,异常扎耳。

就在每秒都是煎熬的时刻,“嘭…嘭…嘭…”声响起。

药厂里所以灯光打开,一时间,整片空间照的大亮。

几名青年顿时变了脸色,这是怎么回事!!

“小八,你去看看,你们两继续。”

这下好了,他们几人的相貌,身高,看的一清二楚,都是二十出头的小伙。

几名队员已经被下了武器,反手拷住。

摸到王芙蓉这,他心里骂娘,刚才偷偷按了手机报警,这会没机会挂断。

“biu~biu~biu~”

“biu~bie~biu~”

耳边突然枪声大作,两名青年慌了,立马端起抢,朝身后左右瞄准。

几秒钟后,才反应过来,枪声从地下一楼传出。

脑海里同时闪过一个念头,豹姐她们出事了。

前去查看情况的小八也没回来,现在轮到他们煎熬。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