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把舌头伸进我两腿之间(1/2)

福尔马林的味道,充斥着整个大脑,男人全身绑着纱布,打着石膏,像木乃伊一样躺在一间特殊的病房里。

没死?眼前一缕亮光,让他意识逐渐清晰。

手指艰难的动了动,缓缓抬起,还好,也没有残废,只是,身体动不了,全身的骨头都疼,五脏六腑如同火烧,疼得他的神魂都在颤抖。

“醒了?总算醒了,哈哈,你这个年过的,真是刺激。”

“师傅?”候三生往病床边看去,空无一人。

年过完了吗?他记得才二十九啊。

“阿谜,在哪?”没人答他。

男人用力想撑起身子坐起来,可是怎么也动不了。

背部,腰部,就连小臂都使不上力。

“师傅!是你吗?师傅!”

“阿谜在哪!!阿谜在哪??”男人竭尽全力的喊道,今天是几号?他昏迷了多久?五只大妖是否被灭?

最最关心的是,阿谜她现在安全吗?她在哪?

“喊什么喊!白居都被你吵死了。”

果然是不着调的师傅,一颗心落下,师傅亲自出手,那几只大妖想必是挂了。

“师傅,阿谜她在哪?”

“没了。”声音不知从哪个方向传来,侯三生知道,他就在这个房间,不同的界面里。

没了是什么意思?吓唬他吗?

“什么没了。”

“没了就是没了,你要是乱动,不好好养伤,也会没了。”

“什么没了……”眼泪抑制不住的夺眶而出,他不相信师傅说的,可是,心底的害怕不可名状。

“哭哭哭,白居怎么收了你这么个徒弟,磨砺四年,一点长进没有,你已经死了,现在重新复活,和过去拜拜吧。”

可他没死啊!

“师傅,我想见阿谜……”

“阿谜是谁?哪个小妖精,我去灭了她。”

侯三生不说话了,侧过头寻找手机。

“别找了,电子玩意有辐射,普通人类,影响不太大,你不行,你的神魂现在连抵挡辐射的能量都没有,这次是被肉身连累,要不是白居及时出现,你早死了。”

好吧,彻底服了。

“我要见阿谜。”

“都说了八百次,没了没了。”

“那你杀了我,我自己去见她。”

“好,你现在一死,神魂也会灭,到时候,我再把妖精带来给你收尸。”

……

大年初七,这几天余阿谜都和Chanel,秦天一起过的。

三十的早上,睁开眼睛,枕边放着一封信。

内容大概意思:侯三生临时去了外地,以后回不回来,不一定。署名:他的最高领导。

这封信来的太突然,而且还是在大年三十这天,侯三生从来不会开这种玩笑。

他的最高领导,女人想了半天,打给许昌明,他说确有其事,侯爷短时间内不会回来。

凉台的大黑狗,只能她来照顾了,她不知道昨晚熟睡间,发生了多么惊心动魄的事。

楼下人,鬼,妖混战姑且不表,就她的床边,七百年的护身神,和两只八千年虎妖,熬战的异常激烈。

虎妖尤其凶猛,加一起一万六千的妖元力,面对七百年的神力,丝毫不落下风。

初一那天,阿谜如同往年一样,去了公墓,拜祭父母。

初二到初七都待在侯三生家里,白天应邀出去吃饭,逛街,听戏,看电影,秦天安排各种不同样的节目。

咖啡店像被人洗劫一般,吧台,墙面,玻璃门全被砸的面目全非。

地上还有大滩的血迹,当时吓得她差点报警。

还好许昌明和魏季开赶过来,说是小偷干的,监控也证实有五名小偷闯入。

估计没东西可偷,一怒之下,就把店给砸了,然后不小心砸到自己人,才会有血迹,这个蹩脚的谎话,也就骗骗阿谜能过关。

大过年的没有找到装修的师傅,今天初七,几名加了三倍的工钱的师傅才来店里干活。

吧台需要重做,玻璃门也是,Chanel和秦天给她帮了不少忙,她发现,自己离了侯三生,什么也不会。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