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种含道具高H调教(1/2)

腊月二十八,阳光明媚,余阿谜睡的好,起的早,一点一点从男人的胳膊下,移出来。

“喂~你是谁?”跑凉台上回陌生号码,都不敢太大声。

“阿谜,是我。Chanel。”

啊,换号了?女人很快反应过来。她的电话肯定让侯三生拉黑,

“Chanel,嘻嘻,早安。”

“都快中午了,你说话方便吗?”

“方便。”在自己家,打个电话,还像做贼一样,没天理。

“那有没有时间,我们去逛街,买新衣。”

“这个……我看情况吧。”万一,候三生醒了,肯定不让她去。

“嗷,太可惜,今天下午,秦天还约了两位京剧大师去他那做客,听说两位都是国家京剧一极演员。”

秦天就在Chanel旁边,比她还紧张,这两天,想见面,都没有好的理由。

天,诱惑啊,小心脏“噗噗”往外跳,这么好的机会岂能错过。

轻手轻脚回卧室,还没换好衣服,男人慵懒的声音响起。

“过来。”

“我换衣服呢”绞尽脑汁想个办法。

“三生,我要出去办件很重要的事,你在多睡会,下午六点我直接去你店里。”

侯三生一骨碌坐起来,“很重要的事?是什么?”

“就是画室那两位同学,他们吵架了,不,是打架,情况很严重,我去看看。”

“你等会,我也去。”侯三生跳下床,利索的洗漱。

这就难办了。真愁人,阿谜已经背上斜挎包,“三生,我不等你啦!”

“嘭!”关上门,飞到电梯前,额角汗珠直落。

侯三生衣服都没穿好,电梯已经下去,这是干嘛?走的这么急?难道她又说谎?!

画室离她家不远,找过去时,大门紧闭,玻璃上贴着红纸:画室于26日至正月15停业休息,感谢大家对本店的长期支持,祝大家新年快乐,阖家幸福。

余阿谜的电话无疑被他打爆。

“喂!你别打啦!我在和同学逛街买衣服!”接电话的人气鼓鼓的,说完就挂掉。

“阿谜,你把电话关掉吧。”Chanel建议,要是见到两位大师,岂不扫了大家兴致。

“好。”

在打回去,关机,候三生一句话还没讲,过分!

男人气的浑身发抖,又没说不让她逛街,为什么要说谎!!

一个人回家,冷冷清清几面墙,浓烈的孤独感爬满心头。

别人家都在贴窗花,挂对联,他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

“无敌,我们也出去逛街买衣服……”

大黑狗能感觉到主人身上的悲伤气息,用脑袋蹭他的裤腿。

咧开嘴吐出舌头哈气,口水粘在裤子上。

好嫌弃,男人迅速把裤子扒下来,丢进洗衣机,然后开始里里外外打扫卫生。

无敌纳闷,不是要带我去逛街吗?

做完家里卫生,又跑去店里,累的浑身热汗,好在时间过的很快。

久违的人影从院外走进来,是慧姐,怀里抱着个婴儿,肚子扁了,身材还是有些臃肿。

“慧姐,这么快就生了。”抹了把汗,这孩子应该还没满月。

“呵呵,是啊,小侯,你在搞卫生,我在你院里坐坐,不影响吧。”

“不影响,坐吧。”

在他看来,慧姐是个可怜人,和今天的他一样,孤苦伶仃。

“唉,小枫的事,我听说了,他还那么年轻,可惜了……”慧姐眼里禽着泪水,表情说不出的悲哀。

怀里的婴儿似乎能感觉到母亲的情绪,“哇哇”大哭。

“哦,哦,小兰儿乖……小兰儿乖……”慧姐拍了拍襁褓,轻轻摇晃。

“小侯啊,我先回去给孩子喂点奶,小孩子一天要吃好多次,呵呵,你要是没地方吃饭,就去我那,刘嫂也回来了,明天我让她煲鸡汤。”

“好。”侯三生很感动,好久没喝刘嫂煲的汤,阿枫一定也很想喝。

“哇!好可爱!”迎面撞见杜和平。

做母亲的最喜欢别人夸她的孩子,眉开眼笑。

“过几年,你自己生的更可爱哩~”

杜和平一阵脸红,但是心里默许。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男人静静走回店里,都六点了,她还没回来。

杜和平也没忘记今天是徐枫的头七,从包里取出一大袋纸钱。

“侯爷,几点烧合适?”

“天黑就行。”

同一天离开的宁星辰,似乎被大家遗忘。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