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室里被弄到高潮小说(1/2)

隔间的沙发,椭圆形桌上铺满了年货用品,满眼喜庆,人的心情都跟着好起来。

“三生,我们现在就贴窗花吧,还有对联……哇塞,这是老黄历,你看的懂吗?”

厚厚一叠,过一天撕一张,上面写的黄道,祭祀,动土,嫁娶……

反正她看不懂。

“先要打扫卫生,把窗户擦干净,才能贴。”

“那好吧,隔间我包了,我去打水,搓抹布!”女人撸起袖子,看向候三生。

哈哈,小样,男人好笑,她最多装装样子,要么不出五分钟,看不见人影。

“我去了,我要把每个犄角旮旯都擦干净,地拖干净,嗯……还有天花板,可惜没梯子……”

女人歪着脑袋说了很宏伟的工程,男人把买好的东西分开三个等份,他家,阿谜家,还有店里的。

“三生~嗯~”撒娇,美眸散发难以抗拒的光华。

“饿了?”

“我说我要干活去!”

“哦,别,这些粗活还是我来,你坐那休息,监督我就行。”

“嗯嗯嗯,好吧。”嘻嘻,女人俏脸上挂满欢喜,推开一个空位,坐沙发上监督。

蹲在墙角那头,分纸钱堆的许昌明,汗颜,侯三生平时就是这么惯着她,女人不干家务活,还算女人吗,他家里,大事小情都是太太亲力亲为打理操办。

“小阿谜,男人主外女人主内,一点家务活也不做怎么行,年轻时候你年轻漂亮,为了讨你开心,容忍一切,可是时间久了,小心侯爷移情别恋哦。”

侯三生直皱眉,“不会,别听许昌明乱说。”

“唉,我怎么忘了,这些纸钱直接跟季开买就好了。”许昌明一拍额头,站起身,眼前发晕,年纪大了不能蹲的太久。

“魏季开不是家里有矿,全球几百强的家族企业吗?难道是做的丧葬行业?”阿谜好奇,丧葬也是特别赚钱的垄断行业。

“呵呵……差不多,赚死人钱就对了。”

杜杜刚好进来,“谁赚死人钱?”

“魏季开,你的白马王子。”

“啊,不是啦。我们是朋友关系……”杜杜红着脸解释。

“哈哈,你抓紧点,别把富三代放跑了。”

“阿谜,别编排我啦,我们,我们还没,没到那个程度,你自己抓紧点,我和晓琪都踮着脚,等你的喜酒。”

“好你,我男朋友都没……”

两人相互调侃,不过瘾,动手挠对方痒,围着椭圆桌,追闹,闪躲。

两男人惨了,分好的窗花,对联,挂饰,纸钱,被弄的快七八糟。

窄小的隔间里,笑声不绝于耳。

杜和平被她这么一折腾,差点忘了进来所为何事,“侯爷,我是想问咖啡店,过年的几天,正常营业,还是休息?”

“休息休息,大过年的,谁出来喝咖啡呀,对了,你还没发工资吧,我也没有。”余阿谜摊摊手,放她“老板”眼前晃悠,表情好可怜。

“侯爷,这就是你不对了,总得让人家手里暖和,才能买新衣服新鞋,办年货啊。”别人不知道,许昌明门清,不算他特能组的工资,咖啡店的收益,光是每年拿分红,少说也有一百多万。

“杜杜,我一会转给你。”

“嘻嘻……侯爷……”

阿谜刚叫出这两个字,候三生就全身难受,抓住她的胳膊,拉进怀里,低头吻住她的唇。

“唔,流氓!”

“杜杜,我们出去找魏季开玩。”脸蛋发热,拉着杜和平就跑。

“呵呵,我出去抽烟~流氓~”许昌明学着她的语气,笑开了花。

……“流氓”站在那,脑门上飞过无数只乌鸦。

吧台里的魏季开,正在和小雅吹牛,他的强项,不吹白不吹,吹了还想吹,似乎吹牛能让他快乐感爆棚。

“何止一千万,LV,爱马仕,香奈儿,GUCCI,香水,口红等等,每次逛街花个十来万,到几十万都正常。”

小雅在如何成熟,毕竟年纪摆在那,听的联想翩翩,眼神渴望。

“所以啊,你是她的好闺蜜,多劝劝她,做我魏季开的女朋友,保证让她幸福死……”

“好,好,杜杜答应啦!”余阿谜推着杜和平挤进吧台,自己和小雅肩并肩站外面。

两位美人一出来,小雅就被比下去,又瘦又矮又扁,所以女孩拍照都不愿意,跟比自己漂亮太多的人合框。

但是,她没离开,仍旧找机会和魏季开搭话。

如果富三代能为她倾倒,什么狗屁两百万,她分分钟把张总踢到太平洋去。

将近下班时间,魏季开只要过来,都会送杜和平回出租屋。

小雅一起,无可厚非。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