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黄很污床震激烈摸上面(1/2)

容绮道:“我要先去,有事去承禧宫找我。”

她跟着紫燕一路小跑:“陛下可说找我是何事?”

紫燕道:“奴婢不清楚。”

容绮像是自问自答:“这个节骨眼,能让陛下亲力亲为的,应该是武陵王的事了。”

进了书房,章雅悠脸上挂着微微的喜气,道:“云台那边来信了,说是找到了愿意来中原的三位苗疆很有名望的蛊师,你负责接待,务必让他们感到宾至如归,同时,他们提的一切合理要求,都满足他们。即便有些超纲,也尽量满足。”

容绮笑道:“好,微臣这就去处理。”

到了九月,苗疆来的三位蛊师经过一番尝试,也以失败而告终。

“我们三人虽是苗疆人,但也知感恩。我等感谢女帝陛下的热情款待,所以,即便我们无法将这位贵人体内的蛊毒清除,但是,我们给贵人体内放了另一种蛊,这种蛊可以克制当前的绝情蛊,让其不至于继续蔓延。只要争取到时间,总归还有办法解毒。”其中一个蛊师道。

章雅悠问:“那大师下得蛊可有什么危害?”

那蛊师道:“若是我施法,自然是有的,但是,我们苗人最讲信用,我既然是为了感谢女帝而用蛊,怎么可能伤害这位贵人呢!何况,我这颗蛊也是上乘蛊,资质甚好,万里挑一,若不是为了感谢,也断然不会轻易把它用出去。”

“多谢大师。朕另有厚礼赠予大师。”

另外一人道:“这绝情蛊不但是蛊,还加了我们苗人特有的诅咒,很是难解。贸然去解,对解毒者和中毒者都有反噬。”

“若是能请到蛊王,这件事应该可以迎刃而解。蛊王有一只蛊王虫,乃是万蛊之王,必定能克之。”

章雅悠命人好生款待这几名蛊师,又赠予他们厚重的礼物。

“让悠儿费心了。现在有这么多东西加持,好歹能缓几年,所以,不着急。你这段时间太累了,也该好好休息一下。”房翊道。

章雅悠笑道:“根本不累。什么大事都比不上你的身体。你体内现在有其他的蛊,我还是想着尽快取出来,若是那个蛊师被人怂恿或要挟,我们就被动了。”

房翊道:“那我们不把他杀了不就好了?”

他对杀人这回事向来看得很淡。

章雅悠捂住他的嘴,撒娇道:“以后不准动不动就杀人。”

“好,都听悠儿的。”他拉着章雅悠一阵细细的亲吻,“悠儿怎么这么甜?”

章雅悠笑道:“我还觉得阿翊甜呢!阿翊不必担心,朕已找到了给阿翊解蛊毒的方法。”

“哦?我觉得我这身体没问题,尤其吃了封悟夙开的这些药后,身强体壮,随时可以带兵打仗!悠儿今天的折子我已经批完了。”房翊笑道。

章雅悠不得不佩服房翊这效率。

“悠儿打算如何犒劳我呢?”

章雅悠踢起一条腿,身子轻轻一跃,攀上房翊的腰身,笑道:“鞠躬尽瘁死而后已,行不行?”

房翊的喉结滚动了几下,道:“这大白天的……我自制力再好,也受不了,所以,你现在下去,还来得及。”

“你现在投降也来得及!”她挑衅地看着房翊。

这边,卢钰接到了章雅悠的密信,上面答应他的要求,让他尽快请来蛊王给房翊施救。

此章加到书签